• 發揮浙江沿海優勢,把握一體化關鍵節點

    發布時間:2020-09-19來源:中國報道網

    自201811月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以來,它已成為相關區域謀劃未來發展必須要面對的最重要新增變量。相關地區只有主動對接長三角一體化,審時度勢,積極調整發展思路,才能把握住下一階段發展重大的戰略機遇窗口期。

    強化沿海發展是長三角一體化的重要發展方向

    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是國家最后一個公布的,也是唯一一個與其他發展戰略有所重疊的國家重大區域戰略。國家之所以在長江經濟帶國家戰略的基礎上,再次推出與其區域有所重疊的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其重點在于強化沿海發展方向,建設一條可帶動長三角地區乃至中國新時期經濟穩健成長的“黃金海岸”。

    目前,中國到了需要迫切關注沿海發展的時刻,長三角地區恰恰具備強化沿海發展的巨大潛能。一方面,從歷史上看,長江經濟帶從未缺少過主動開發,沿江地區不乏區域中的繁榮經濟體。然而,在改革開放之后,隨著開發體量的快速增長,沿江地區的生態容量已經趨近飽和。習近平總書記于20184月在武漢考察長江經濟帶發展時曾提出要“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強調了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基調。另一方面,對比國際公認的世界級城市群以及最大的經濟磁極,如美國東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歐洲西北部城市群等,也多數地處沿海地帶。

    同時,以中國最大的經濟集群、東亞潛在的經濟中心、“一帶一路”的海陸接駁口的定位角度,也要求長三角地區大幅強化沿海發展。第一,從國內經濟角度來看,長三角地區的經濟總量實際上已經超出京津冀和珠三角之和,也超出了長江經濟帶其余地區的經濟總量之和,它應擔當起對介于三大經濟圈之間的山東省和福建省輻射的重任;第二,從全球競爭的角度來看,長三角地區的特殊區域位置使它成為東亞為數不多的可以同時輻射東北亞以及東南亞的中心地帶;第三,從“一帶一路”建設角度來看,長三角地區亦正處于我國沿海黃金地帶的核心區域,是不可替代的海陸接駁口。

    為體現長三角一體化沿海發展無可回避的戰略發展方向,我們認為在宏觀上拓展長三角沿海的延展度,在具體操作上凝練關鍵節點,是符合邏輯的思路。而浙江省作為擁有長三角南部主要海岸線的地區,可以在其中發現重要的戰略機遇。

    首先,關于延展度的問題。長三角地區有對接太平洋與亞洲大陸海量物流的要求,應當整合更多的港口和更長的海岸線,建立港口網絡體系,形成整體大于個體之和的效應。為此,長三角的沿海地區需要加入更多的城市,增加其海岸線的延展度。經各方努力,溫州在201912月公布的《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中正式成為第27個長三角中心區城市,有效延長了長三角地區南向的海岸線,為長三角地區實現更大范圍的輻射提供了重要的戰略支點,這也為浙江省及溫州市帶來了新的重大機遇。

    其次,關于關鍵節點的問題。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宏偉藍圖下,針對目前所處的起步階段的實際情況,應該準確把握最重要的節點,建立示范,培育信心。結合一段時期以來的研究,我們認為邊界地區具有高度的敏感度和不可替代的戰略重要性,而地處長三角南部地區的浙江省尤為典型。為此,我們重點關注兩個關鍵節點:一個是長三角核心區內部邊界的金山和嘉興地區,另一個是長三角南翼邊界的溫州地區。

    前者所指的金山和嘉興地區,位于長三角核心區跨省市邊界地帶,能夠加強長三角內部核心地區的互融互通。該地區扼守杭州灣北岸,又是滬杭通道的中繼站,可以變沿海經濟帶的斷點為連接南北發展的融聚核心。

    后者所指的溫州,位于長三角中心區城市范圍南部邊界,能夠拓展長三角地區的外部投射。溫州可利用其地理區位優勢,成為長三角地區向南輻射閩、臺地區的“橋頭堡”,體現長三角對中國海洋經濟發展更大范圍的責任、使命和擔當。

    金嘉節點:核心激活——長三角核心區邊界地帶兩兩合作示范的思考

    我們建議在金山與平湖的邊界地區建立僅次于滬杭的第二層級引力中心,培育具有相對獨立磁吸力、百萬人口以上的郊區化節點城市,即“金嘉新區”。它不同于強調綠色發展和政策磨合的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而是建設以創新發展為主軸的帶動極和“兩兩合作”的樣板,成為東西聯動滬杭的中繼站、南北打通中國沿海經濟帶斷點、對接浙南活躍經濟的橋頭堡。

    從戰略區位的角度來看,金嘉新區位于杭州灣北岸,地處上海和杭州的中間節點,擁有以滬昆高速、杭浦高速和杭州灣跨海大橋、杭州灣第二跨海通道構筑而成的“兩橫兩縱”樞紐格局。從發展機遇的角度來看,如何連接杭州灣南北兩岸、變中國沿海經濟帶的南北斷點為經濟發展的融聚核心,可以成為長三角下一步發展的重點,也是浙江省可以發揮重要作用之處。從建設可行性的角度來看,由于金山和平湖地區發展較為緩和,建設密度較低,恰恰成為長三角核心地區珍貴的戰略留白空間。

    我們建議金嘉新區由經濟引擎上城(長三角科技城)、服務核心下城以及生態綠核(長三角區域公園)三部分構成,并將區域樞紐城市、科技創新先行區、生態修復樣板城市和海上旅游中心作為它的四大功能定位,在適當時機可以申請成為中國第一個兩省()共建的國家級新區。

    其中,長三角科技城可作為先行啟動區。原先的張江長三角科技城經過9年的謀劃、磨合,應進一步提升為“長三角科技城”,以充分體現長三角一體化的精神內涵。長三角科技城應當以科技創新為核心抓手,打造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的發動機和帶動極、上海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科技創新中心的主要承載區、滬浙臨界地區協同創新的融合發展先行區和擁有完整產業生態圈的活力科技與智能生態幸福新城。2019522日,“長三角研究型大學聯盟”正式成立,為該節點注入源源不斷的內生動力,提供強大的科創支撐。 

    溫州節點:南向投射——長三角對南部沿海經濟帶更大范圍投射的思考

    另一個需重點關注的節點是位于長三角中心區城市范圍南翼邊緣的溫州,其未來發展應當突破浙江省的界限,對接整個長三角的發展需求,擔負起延展長三角向南沿海投射面的重任。

    長久以來溫州缺乏重大戰略資源投入與國家政策支持,經濟發展面臨巨大挑戰。而長三角一體化時代的來臨,則為溫州梳理發展格局提供了難得的戰略窗口期。2015年洞頭撤縣成為溫州第四區,標志著溫州開始走向“海洋時代”,城市發展主軸從東西甌江軸轉變為南北濱海軸。

    新時代的溫州應當牢牢把握長三角一體化的歷史機遇,充分發揮在長三角舉足輕重的沿海優勢,進而成為具有投射力的區域中心城市。溫州位于上海至廈門上千公里的我國沿海經濟帶中央,避開了上海的虹吸效應,大可因遠而利,發展成為新的區域中心城市引領周邊城市發展。另外,溫州作為連接浙江和福建的橋梁,可成為長三角輻射福建、臺灣的橋頭堡,打通對福建與臺灣海峽經濟的關聯。

    在此機遇下,建議以沿海城市發展帶與海上花園為支撐,形成以海洋為基底的“溫州國家級海洋新區”。其一,溫州應以龍灣、樂清沿海地帶平原為基礎,聯合樂清、瑞安、龍港、蒼南,打造一條沿海發展帶,形成東向面海發展的格局。其二,洞頭區要深耕自身的自然與人文資源,統籌海島資源,成為高質量的“海上花園”。

    早在2003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就提出了把洞頭建成“海上花園”的殷切期望。我們在大量研究之后發現,洞頭是一個閩南語與甌語共存的地區,在溫、閩、臺三地交融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緣和文化優勢,應把握機遇,構建長三角與海峽兩岸的經濟文化交流合作平臺,成為溫州投射閩臺的橋頭堡。

    溫州的下一步發展要牢牢把握以下幾個重點:一是港口。溫州應以溫州港為核心,打造高能級沿海樞紐港,成為長三角南翼的航運中心,聯動寧波舟山港和上海洋山港,共建上海國際航運中心。二是人口。溫州應將人口作為要素支撐,全面推進人才強市戰略,構筑特色產業集群優勢,提升地區能級和核心競爭力。三是民營經濟。溫州要為民營經濟創造更好的營商環境,成為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新的試驗田。四是海洋經濟。作為浙江省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之一,溫州要突出海洋產業高端化發展、濱海城市高水平建設、海洋生態高標準保障。

    綜上所述,浙江省只有緊緊把握住長三角地區強化沿海發展的戰略機遇,抓住最重要的關鍵節點,建立示范,才能真正實現長三角一體化的宏偉藍圖,為長三角地區打造中國經濟的“黃金海岸”添磚加瓦,迎接中國海洋時代的來臨。

    (作者:吳越,浙江大學求是特聘教授、長三角地區一體化發展決策咨詢專家。轉載自中國報道網。)

    彩35